我……放弃了。

对不起,又食言了。

我不会再写任何东西了。

对不起你们。

请都……取关吧。

对不起你们。

对不起所有曾支持过我、喜欢过我写的东西的小天使。

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想以死谢罪。

对不起。

对不起。

瞎几把写的跟什么都没关系的污染主页的东西

黑暗。

沾着一点血的粗大铁链从墙角垂下,连着那个孩子的脚镣。

寒冷,没有一丝温度。

还有疼痛。

从身体内部蔓延出来的,从脑仁深处侵蚀着理智的剧痛。

他虚弱的躺在角落里,因为恐惧和寒冷而瑟缩着,不短的头发像杂草一样,纠缠着散在地上。

他尽力想要蜷紧一点,可是连这一点力气都没有。

目光空洞着望着天花板。

那里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干裂的嘴唇翕动了几下。

“…杀了我吧。”

……

我来不及抓住那把长刀。

冰冷的刀身轻易透体而过。

剧痛。

有什么在慢慢凉下来。

她举着剑站在我面前,白风衣在狂风中猎猎作响。

我想说什么,张开嘴却只有血流出来,气全从胸前的口跑出去了...

沉迷打游戏

这游戏竟该死的好玩

我爱游戏

双花片段(假的)

没写什么,感觉还是写不出来,还什么都不发太尴尬,放个瞎几把写的小片段(别喷我)


1.

张佳乐叼着棒棒糖,低着头玩着手机,站在十字路口等着红灯。绿灯亮起的时候他一时还没有注意到,发现身边的人突然都走了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压了压帽子,嘎嘣一声咬碎了糖果,走过马路。


进门的时候冲门卫大爷叫住了他,搬着一个大箱子:“小张,有你的快递。”
“我的快递?谁的啊?”张佳乐有点莫名其妙,谁会给他寄这么大一个箱子?
“不知道谁寄的,没写,这年头的年轻人都这么喜欢搞神秘的吗。对了,鲜花饼吃吗?”门卫大爷把箱子递给他。
“吃呀。”张佳乐费力的接过箱子,低头看着上面的快递单,寄件人信息那一栏果然空空荡荡的,也不知道...

准备复建回归

之前的可能会坑掉吧,我过不去那些坎。

这么久粉丝还没掉干净真是意外

爱你们么么哒

我不知道我怎么说
可能因为我太希望有谁能这么安慰我一下吧……但是大家大概都很烦我成天发负能了……本来我这种只会自怨自艾的人也不配……
想给所有还在自己的困境里的人说
“没关系,你已经很棒了……你做了最棒的自己……不要再说自己是废物了!你还在勇敢的生活着,你超级棒的!什么都没关系了,你已经很棒了!”
“而且不管你是不是废物,就算你真的废物到了极点,我也会一直爱你的!”
(大半夜发疯)

被那个白风衣的我掐着脖子揪着领子拎起来
“你就这么废物吗?!你就这样放弃了吗?!”
“就因为这点事情?!就因为你所谓的喜欢?!”
我的头被狠狠撞在墙上,墙皮沾着血黏在头发中,血从脸颊边流下来
“就是这样……啊……”我轻轻笑起来,“是很废物对吧……”
白风衣的我死死的盯着我,手中愈发用力,可是等我几乎翻白眼的时候却猛然松开,后退两步,任我摔落在地。
我大口的喘着气,她却一改暴怒的样子,冷漠的俯视着瘫在地上的我
“从今往后,你的位置,由我替代。”
我吐出半口血,却兀自笑起来
“甚好,咳,多谢了。”
她冷冷的看着我在地上艰难的挪动身体,扔下那根我曾向天求的竹签。我求我的结局。
她转身离去,衣摆轻轻飘起来。
我笑的吃力,血还...

临摹——
原作就是去年年底那个饿了么汉堡王大角虫弄的那个叶修套餐什么都里面夹的画……这张还是五色碗 @五色土噎到嗓子了  送给我的呢!
(原作的修修超帅气我画出来的越看越诡异……)

有时候觉得
绝望就好像有一个半径十八公里的实心铅球
在地表上势不可当的滚动
整个人类都没办法阻止它
只能祈祷它快滚进海里,快滚进海里。
你就在它的运动轨迹上
看着它轰隆隆的滚过来
你怎么逃逃不出它的运动轨迹……
只有你一个人,一个人面对。
没有别人,甚至没人知道你在面对
你就孤零零的站在那,看铅球这样压下来……
你什么办法也没有,你什么也做不了
做什么都没用……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轧过来
世界都被碾碎了
你什么都做不了
它飞快的轧了下来……
轰隆隆的继续滚过去
……你什么都做不了
一切都毁灭了。

——最近的感觉(大概)
……描述不出来,真的很……难过吧